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8
Beijing China’s Urban Planning: Alexander Johnstone, China – January 2018

中国的城市规划 搬到了中国之后,我第一次注意到中国的城市规划。我之所以对这个话题有浓厚的兴趣,是因为我认为一个城市的结构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并且会影响到城市居民的生活方式和条件。尤其是在中国这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中国政府如何设计居民的生活环境一定非常重要。 为了疏解北京现有的问题 – 比如堵车严重,地铁拥挤,供水紧缺 – 中国的政府打算在河北省设立新的大城市叫雄安。这个新区代表了中国城市发展的新模式。 习近平希望,在2030年之前,雄安能成为他的”中国梦”的象征之一。雄安的市政府会把可持续发展放在第一位:绿空间将占比70%以上,区森林覆盖率将达到40%以上。毫无疑问,中国总是与空气污染的问题和工业化联系起来,所以这样的绿色政策让我对中国的未来十分乐观。再者,中国政府希望雄安会成为中国的科技枢纽,比如雄安的市政府已经与百度商定了一个无人驾驶的项目,这证明了未来的中国城市会颇具特色。 虽然北京是个很大的城市,但人们去不同的城区都挺方便,因为北京的公共交通系统很发达。而且,北京的共享单车随处可见,你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方便地骑上自行车,让你有自由自在的感觉。然而,北京还面临不少的问题,对我而言最重要的问题是北京的人口密度过高。最近二十年来,很多从农村来的人为了谋生而搬到北京。如果你乘坐地铁,你就可以看得出来,距离北京成为一个真正美好的城市的那一天,北京市政府还有一段路要走。   ENGLISH: After moving to China was the first time I started to pay attention to Chinese urban planning. The reason I have a deep interest in this topic is because I believe the structure of a city reflects a country’s

Tagged with: , ,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Me standing in front of one of many parts of the Stone Forest Travelling in Yunnan: Tom Kirham, China – January 2018

在云南旅游 上周,我到中国西南的云南省去了,过了五天。我从我所工作的徽县到成都坐了火车,然后转到了开往昆明的车。来到昆明,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个城市的独特气息。昆明一点都没有成都那么时尚,该城市的高楼较少,建筑没有成都的那么壮观,相反,昆明的楼房像有复古的元素。再说,有些楼房涂成亮黄色,其他浅色,虽然这样的楼房诚然不很多,这还使我想起那种英国人当中最流行的旅游地,就是南欧暖和的小镇。怪不得 – 昆明一如既往以其四季如春的气候而闻名。 离昆明以西南120公里有一带令人惊叹,美丽如画的风景,这就是名副其实的石林。这边四处都是高大的石芽,奇形怪状,鬼斧神工。你一进入这个像迷宫的石林,你被石头围住了,在有些地方你只能通过一个窄窄的缝隙看到太阳。 昆明的自然风光当中,不仅仅有石林,还有一些山。站在山顶你可以欣赏全城市的景色,美观的寺庙,迷信的人还可以去摸摸龙门,给自己带来好运。不过,这里最引人注目的特征不是风光,而是景点前面和后面之间的对比。为了到达此景点,我坐了昆明挺现代化的地铁,从终点站出来之后,我被一个阿姨骚扰了,她想供一辆车给我带到景点的进口。和地铁相反,这种客运一点也不正式,所以我谢绝了,便开始跟着她走路。过了几分钟,我还离进口够远了,我就只得踏上别人的车。这是很便宜的面包车,破烂不堪。路边的村庄同样脏乱。山上还有好几个老年的农民,摆了一个可怜的摊子,为了挣一点钱蹉跎了晚年。出来景点之后,我们就发现了,我们过来的那边是山的后面,前面的入口更是一个像样的景点,设计得很不错,游人可以从地铁站坐电动车与专门观光大客车到进口来。这种区别到处都能看到:许多景点咋看好像是挺发达,但这常常给人造成错觉,因为后面的小镇看得出只有一半是发达,周边的居民经济似乎差很多。 这座山的景色为何是这么漂亮,是因为下面有湖。英国人往往认为海边是理所当然的,但在中国,参观一片海却是大事。这里海滩是没有的,但码头是有的。此码头满了人,大家都在湖边玩得很开心,观鸟。不过在我心目中,好多人的行为不雅观。人人在路边买了一包饲料,马上就开始给海鸥吃几口。游人为此都被海鸥这些可恼之物所围住,旁边的观光船都沾了鸟屎。这个一点不好看,无论怎样,人人继续把食扔出来,吸引海鸥。 ENGLISH: Last week, I went and spent five days in Yunnan Province in southwest China. I took the train from Huixian, where I work, to Chengdu, and then changed to a train bound for Kunming. When I got a Kunming, I quickly noticed

Tagged with: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Sara - Nov 2017 Wine tasting for charity: Sara Allan, Lebanon – November 2017

لبناني نبيذ الروماني ثم اليوناني الحكم تحت لبنان كانت حيث .التاريخ عرفها التي و البلدان اقدم من لبنان تعد  في ارثا تركت الحضارات تلك من كل انه حيث.اخرى قديمة حضارات و الفرنسيين و العثمانيين ثم و .لبنان في النبيذ لانتاج حقلا خمسين من اكثر هناك اليوم.التاريخ في النبيذ مع اول كانوا

Tagged with: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Make a donation
Story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