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8
At the Bund in Shanghai with other volunteer teachers from our group (fourth from the right is me) Fashionable Shanghai: Tom Kirkham – China, February 2018

时髦的上海 在外滩上视着浦东的高楼林立令你感觉你好像不在中国了。在一方面,这是一个十分现代化的城市。摩天大楼四处都有,其规模大得让人惊叹不已,眼花缭乱。这便是中国最近飞速发展的产物。不过,还有一部分追溯到殖民地时期的古老建筑作为历史的证明。这一群欧洲风格的建筑高度低,表面上用石头替玻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远离外滩,在上海其他地区,外国与本地文化之间的对比一样显明。这个城市由许多高速穿过,多数本地人住在20多层的公寓,但在法国人居住区,上海很多的超级富豪当中,最常见的住所和一个公寓泾渭分明。在这里,法式的小房子好像仍旧是最盛行的一种住宅。该房子全部都有自己小的花园,在中国的城市里面这是从未见过的。再者,街道上似乎也能看到法国文化的影响:中国当地的面馆和餐馆这边很少,但你却反复会碰到咖啡店。可爱的小点有的是,不过,这毕竟是上海,这座繁荣之城有巨大的一切,而咖啡店也不意外。在南京西路的环岛上,有世界最大的星巴克咖啡。这个圆形建筑的样子别具一格,里面的墙上都是棕色的压花铜板。游客可以看着人工(其中的外国人也不少)用奇特的机器来做咖啡。要牢记一点:上海这个地方的老百姓早上一般可不和咖啡,上海人却最爱喝一碗两八宝粥或豆浆。一碗的价格最高是5块钱,谁要一杯这个洋气时尚的咖啡则很可能要付30多块钱。在我心目中,这个例子概括上海:这早就是一个兴旺与极其开放的城市,今天也是如此。怪不得这个文章的内容都是法式的房子与西方的名牌。 ENGLISH: Gazing out at the skyscrapers of the Bund you feel you are no longer in China. On the one hand, this is indeed a very modern city. There are skyscrapers everywhere whose scale will leave you speechless. These, of course, are there thanks to China’s very fast

Tagged with: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28166301_1979683402358896_3244003173053670554_n Travelling in Southern China: Alexander Johnstone – China, February 2018

在中国南方旅游 为了趁着两个月的寒假,并且逃避北京寒冷的冬天,我决定了跟两个同学一起在中国的南方去路行。我们第一站是云南的省会,即昆明。我们一倒昆明的市中心转一转很快就看得出来云南与北京是截然不同的。比如说,云南的生活节奏比北京更慢。我们在云南之行的头两天都在昆明的公园享受着那里的轻松气氛。在北京,过冬时大家都要注意到怎么保暖,可是昆明以”春城”著称,这是因为在昆明任何季节都有很舒服的天气!在昆明呆了两天之后,我们坐了夜车去丽江,到了丽江立即转到去往虎跳峡的公车。我们安排了做两天一晚的步行,但是在虎跳峡步行的难度真的出乎了我们的意料!然而,那边的风景真了不起,天黑了之后欣赏了夜空繁星点点让我感到我们步行之路值得做。我们在云南的最后一站是大理,大理毫无疑问是我在中国去的地方当中最喜欢的地方。大理的魅力是难以言表的,可是我认为大理的特点是那边的自然美,并且我们在哪里认识的当地人都非常体贴。 我们在中国南方去看的第二个省是四川。我们在成都的时候去了看中国的国宝,那就是熊猫。虽然几乎所有的游客都对熊猫很着迷,可是我个人认为这只动物有点没意思因为他们很懒惰! 我们在四川的最后一站是重庆。我去重庆以前在我的想象中这座城市没有特色,但是其实重庆是个非常繁华的城市。我在重庆的时候我心中想着,很多在中国的第一流城市普通的西方人可能不会认识,就会以为这座城市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在中国各个城市有各个特点,这样就反应中国是个非常多元化的国家。 我在中国南方之行圆满结束,我坐火车回北京时感到很幸运有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体验中国不同的地方和实践我在大学得到的语言知识。   ENGLISH: Travelling in Southern China To make the most of the two months of winter holiday I had, as well to escape the bitter winter cold of Beijing, I decided to go travelling with two of my classmates to Southern China. Our first stop

Tagged with: , ,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Beijing China’s Urban Planning: Alexander Johnstone, China – January 2018

中国的城市规划 搬到了中国之后,我第一次注意到中国的城市规划。我之所以对这个话题有浓厚的兴趣,是因为我认为一个城市的结构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并且会影响到城市居民的生活方式和条件。尤其是在中国这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中国政府如何设计居民的生活环境一定非常重要。 为了疏解北京现有的问题 – 比如堵车严重,地铁拥挤,供水紧缺 – 中国的政府打算在河北省设立新的大城市叫雄安。这个新区代表了中国城市发展的新模式。 习近平希望,在2030年之前,雄安能成为他的”中国梦”的象征之一。雄安的市政府会把可持续发展放在第一位:绿空间将占比70%以上,区森林覆盖率将达到40%以上。毫无疑问,中国总是与空气污染的问题和工业化联系起来,所以这样的绿色政策让我对中国的未来十分乐观。再者,中国政府希望雄安会成为中国的科技枢纽,比如雄安的市政府已经与百度商定了一个无人驾驶的项目,这证明了未来的中国城市会颇具特色。 虽然北京是个很大的城市,但人们去不同的城区都挺方便,因为北京的公共交通系统很发达。而且,北京的共享单车随处可见,你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方便地骑上自行车,让你有自由自在的感觉。然而,北京还面临不少的问题,对我而言最重要的问题是北京的人口密度过高。最近二十年来,很多从农村来的人为了谋生而搬到北京。如果你乘坐地铁,你就可以看得出来,距离北京成为一个真正美好的城市的那一天,北京市政府还有一段路要走。   ENGLISH: After moving to China was the first time I started to pay attention to Chinese urban planning. The reason I have a deep interest in this topic is because I believe the structure of a city reflects a country’s

Tagged with: , ,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Me standing in front of one of many parts of the Stone Forest Travelling in Yunnan: Tom Kirham, China – January 2018

在云南旅游 上周,我到中国西南的云南省去了,过了五天。我从我所工作的徽县到成都坐了火车,然后转到了开往昆明的车。来到昆明,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个城市的独特气息。昆明一点都没有成都那么时尚,该城市的高楼较少,建筑没有成都的那么壮观,相反,昆明的楼房像有复古的元素。再说,有些楼房涂成亮黄色,其他浅色,虽然这样的楼房诚然不很多,这还使我想起那种英国人当中最流行的旅游地,就是南欧暖和的小镇。怪不得 – 昆明一如既往以其四季如春的气候而闻名。 离昆明以西南120公里有一带令人惊叹,美丽如画的风景,这就是名副其实的石林。这边四处都是高大的石芽,奇形怪状,鬼斧神工。你一进入这个像迷宫的石林,你被石头围住了,在有些地方你只能通过一个窄窄的缝隙看到太阳。 昆明的自然风光当中,不仅仅有石林,还有一些山。站在山顶你可以欣赏全城市的景色,美观的寺庙,迷信的人还可以去摸摸龙门,给自己带来好运。不过,这里最引人注目的特征不是风光,而是景点前面和后面之间的对比。为了到达此景点,我坐了昆明挺现代化的地铁,从终点站出来之后,我被一个阿姨骚扰了,她想供一辆车给我带到景点的进口。和地铁相反,这种客运一点也不正式,所以我谢绝了,便开始跟着她走路。过了几分钟,我还离进口够远了,我就只得踏上别人的车。这是很便宜的面包车,破烂不堪。路边的村庄同样脏乱。山上还有好几个老年的农民,摆了一个可怜的摊子,为了挣一点钱蹉跎了晚年。出来景点之后,我们就发现了,我们过来的那边是山的后面,前面的入口更是一个像样的景点,设计得很不错,游人可以从地铁站坐电动车与专门观光大客车到进口来。这种区别到处都能看到:许多景点咋看好像是挺发达,但这常常给人造成错觉,因为后面的小镇看得出只有一半是发达,周边的居民经济似乎差很多。 这座山的景色为何是这么漂亮,是因为下面有湖。英国人往往认为海边是理所当然的,但在中国,参观一片海却是大事。这里海滩是没有的,但码头是有的。此码头满了人,大家都在湖边玩得很开心,观鸟。不过在我心目中,好多人的行为不雅观。人人在路边买了一包饲料,马上就开始给海鸥吃几口。游人为此都被海鸥这些可恼之物所围住,旁边的观光船都沾了鸟屎。这个一点不好看,无论怎样,人人继续把食扔出来,吸引海鸥。 ENGLISH: Last week, I went and spent five days in Yunnan Province in southwest China. I took the train from Huixian, where I work, to Chengdu, and then changed to a train bound for Kunming. When I got a Kunming, I quickly noticed

Tagged with: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Sara - Nov 2017 Wine tasting for charity: Sara Allan, Lebanon – November 2017

لبناني نبيذ الروماني ثم اليوناني الحكم تحت لبنان كانت حيث .التاريخ عرفها التي و البلدان اقدم من لبنان تعد  في ارثا تركت الحضارات تلك من كل انه حيث.اخرى قديمة حضارات و الفرنسيين و العثمانيين ثم و .لبنان في النبيذ لانتاج حقلا خمسين من اكثر هناك اليوم.التاريخ في النبيذ مع اول كانوا

Tagged with: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Make a donation
Story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