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9
A Chinese fruit shop with almost every piece of fruit individually wrapped in plastic Protecting the Environment: Oliver Sale, China – May 2019

***保护环境*** 四月的时候,在伦敦有两个星期的环境抗议。抗议者号召英国政府加大努力保护环境。 我承认我们现在面临很多非常严重的环境问题,譬如说海平面上升、动植物的灭绝、还有毁灭世界的草原、森林、河湖和海洋。这一些都是事实,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以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科学技术解决这样的问题。 我其实认为英国已经是世界上保护环境的领导国家之一。现今英国少烧煤。再说,上个周末大半的能源是从可再生资源来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能源是风能的,百分之二十一的能源是太阳能的。 虽然这些事实都是重要的,但是我同意抗议者的看法。我觉得我们必须加大努力保护环境。           我认为根源在于两个原因:我们的能源以及我们的方便以至奢侈的生活习惯。在第一个方面,我们应该号召政府和大公司改变它们的方法。在将来,所有的能源必须从可再生资源来。我们也可以鼓励超市和商店少用塑料包装。再说,我们应该鼓励咖啡店继续给用可重复使用杯的顾客打折、还有少用一次性杯子。 在第二个方面,吃肉、穿皮衣、在家里用塑料、诸如此类的行为都也灭绝环境。如果人人都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么也可以保护我们的世界。   ***Protecting the Environment*** In April, there were two weeks of protests in London. The protestors wanted the UK government to make more of an effort to protect the environment. I admit that we are currently faced with

Tagged with: ,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IMG_1013 copy Oliver Sale, April 2019, China: Skiing in China

***中国滑雪*** 不久以前,我在宿舍楼里看到了一个清华大学滑雪协会的通知。因为我想试一试在中国滑雪,所以马上报名了。再说我想体验一下在中国滑雪跟在欧洲滑雪相比会有什么不同。那个周五下课以后,我们坐公共汽车到崇礼地区的太舞滑雪小镇,离北京不远。 中国举办二0二二冬奥会的时候,所有的滑雪活动会在崇礼地区。太舞滑雪小镇是崇礼地区落差最大的滑雪场,雪场山顶最高点海拔2160米,雪场最低点海拔1650米,所以雪道绝对落差为510米。雪场有十条雪道,长度是一共二十公里左右。跟阿尔卑斯的雪场比太舞的落差低多了、雪道也短多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乐趣。尽管中国滑雪的历史比较短,但是随着中国中产阶级的增长,滑雪现在非常流行。 我们第二天开始了滑雪!因为我从来没在欧洲外面滑雪,所以我非常激动。再一个是在雪上的感觉特别棒,真的是我最喜欢的一些爱好之一!天气很晴,就是特别冷。山没有阿尔卑斯那么高,但是温度还是零下十七度!尽管这里这么冷,但是其实很少下雪,所以最令人惊讶的事情是所有的雪是人造的!太奇怪了!   滑雪以后我们聚在一起吃火锅,然后去了桑拿暖和暖和,后来我们去一家附近的酒吧唱了几首歌。这一天真的是好玩儿极了!   ***Skiing in China*** Not long ago I saw a notice from the Tsinghua University Ski Association in my dorm. Because I wanted to try skiing in China I signed up straight away. Furthermore I wanted to see how skiing here compared with skiing

Tagged with: ,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Monitoring the AI camera's results Daniel Osborne: China, April 2019

人工智慧  : 当今媒体的热点话题之一 最近,在微博上,一张图片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在教室里,30个学生面对黑板坐着。看起来是一个典型的教室。可是,一些矩形被叠加在每一个学生的脸上。一个看黑板的学生的绿矩形里面写着“身份:000010,第一个状态:专心“。一个站在桌子的后面的女学生的蓝矩形里面写着,”身份:00001, 第三个状态:回答问题“。如同在从乔治•奥威尔的反乌托邦的科幻小说《1984年》里. 可是这个噩梦成真了。 2017年5月,AlphaGo,一种人工智慧的机器,打败了世界上最佳的围棋手。在硅谷发明的人工智慧的计算机赢了这场比赛变成了中国企业弥补中美之间的人工智慧差距的动机。然后,中国政府发表了一篇两万字的白皮书,表明中国人工智慧研发的战略。战略倡导在生活里所有的方面,比如医疗、法律、环保等行业与人工智慧融合。还有一个方面:‘智慧的教育‘。在七个试点学校里,在每一个教室里,一个很小白摄像头放在白板的上面。每秒一次,拍学生们的照片。然后,通过算法,能识别出每个学生的身份同时把行他们的行为分为五类:听、回答问题、写、跟同学交流、睡觉。 中国父母渴望了解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的表现。上课是唯一时刻孩子们能避免父母的视野,使得父母担心极了。父母要控制自己的孩子的每一个方面,可是老师只有一双眼睛。因此,每天放学时,父母都问老师许多问题,比如,“今天他又睡觉了没有?” 或者 “他跟他的同学不停地聊天儿吗?” 现在,每一个星期,父母能取得算法分析孩子行为的数据。 主张‘智慧的教育‘的人坚持这种技术能够有效地监视学生的行为和集中力,因此能帮助提高他们学习效率。在中国教育体制重视考试:成绩是一个孩子的前途的关键,所以应该使用技术帮助学生。可是,老师们和家长却不同意:收集的数据是否真的可靠的?譬如,如果两个学生互相帮助或讨论老师的问题,被分为“分心”是否公平? 另外,人们也认为好像福柯的圆形监狱:只有一个看守人监视囚徒,可是囚徒不知晓何时被监视,使得他们的行为犹如永远被监视。教室里的摄像头具有同样的影响。学生因惩罚的恐惧而不敢打盹、开玩笑、打哈欠。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摄像头操作。他们不更专心反而设法尽心尽力地不睡觉。休息时,学生不去室外玩一玩而打瞌睡。在微博上,一个网民写道,“在马戏团里的猴子的笑容不是因幸福而是因恐惧。“期末考试前,有些学生抵抗校长,关掉了摄像头。 第三个问题是隐私保护。学校最可能没得到父母的许可,因此在上面所说的七个学校中的28000个学生不知道他们参加人工智慧的试验。缺乏许可可能遇到‘权力的不平衡‘。学校有惩罚与开除学生的权利。父母不愿意因为抵抗校长而冒破坏学生的前途的风险。因此学生沦为这场智能监控权博弈中. 可是在学校里人工智慧不限于在教室里。在未来,学生也能够用人脸识别买午餐、向图书馆借书、买自动贩卖机的饮料。在贵州,如今十个学校采用“智慧校服”, 用电子芯片监视学生的位置,鼓励学生多上课。在商店里,摄像头识别顾客,告诉员工这位顾客是不是稀客还是常客。然后,摄像头储存购物历史使得销售助理提高顾客的购物体验。 另外,警方现在采取了人工智慧。在青岛的啤酒节警察使用人脸识别分别逮捕了25个罪犯。可是人工智慧的机械故障的时候,可能会遇到不实指责与定罪、盗窃或诈骗罪。比如2018年11月,中国著名企业者,董明珠,对此可能深有体会, 因为一个吗路上的摄像头把喷涂在公交车外部地广告里她的头像识别了乱穿马路的人。 从我的立场来看,首先,人工智慧肯定能让我们的生活更方便、更安全,可是也抑制我们的独立,找到理想的妥协真的很棘手。我觉得跟西方人相比,中国人更容易接受人工智慧,因为他们已经对路上的触目皆是的摄像头与很强的权威更熟悉。其次,如果一个社会的教育根植于成绩、能只用统计来筛选学生,越来越多的学校愿意使用算法来判断学生的知识、行为等。可是,我怀疑如果学生感到压力山大,能引起可怜的结果,并不提高教育的效率。现在的中国孩子已经受到庞大的压力,人工智慧的摄像头可能会是最后一根稻草。。。 ENGLISH: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  one of today’s media’s most hotly debated topics Recently, on Weibo, a photo has attracted lots of people’s attention. In a classroom, 30 students are sat facing

Tagged with: ,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Make a donation
Story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