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orner at Number 4 Middle School Tom Kirkham: Going to school in Gansu – impressions of Chinese Education – China, November 2017

在甘肃省上学 – 我对中国教育的印象   “音标你可不会啊! 那你们英国人怎么学会生词的发音呢?” You don’t know the IPA? Then how do British people learn to pronounce new words? 我们在从兰州到徽县的路上,老师们问我这个问题了。中国的教育里面,人人都习惯于使用音标这个发音的系统性教学方法,中国人实际上把它看作不可或缺的教具了,难以相信还有其他的办法。在我眼中,这个例子总结这儿的典型教法,即特别重视写作和语法,以教科书为本。这样做各有利弊。 On the way from Lanzhou to Huixian, I was asked this question by a teacher. Everyone involved in education in China uses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as a

Tagged with: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At a small and picturesque river in Huanglong, far from the busy town centre Travelling in Chengdu: Tom Kirkham, China – October 2017

在成都旅游 成都的声望看得出来源于一个与典型西方文化非常密切的结合。连在成都古代的宽窄巷子星巴克也毫不不合适了。成都年轻人的时尚品味很另类, 有的人肯定会觉得,这种风格有伤大雅。宾馆还具有不一样的气息,就是说,到处没有红色和金这些标志性的颜色,反而房屋装修风格重视天然的材料比如木头与混凝土等。同样,最流行的汽车品牌也反映这个潮流:欧洲的大众和雪铁龙汽车在这儿看上去畅销,而在中国别的地方受了热烈的欢迎的美式大休旅车这儿少一点。成都还有一个跟这个现象有关的特征:好多市民都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外语的话,成都毫无疑问一枝独秀。 成都大抵说来变成一个摩登时尚的城市。再者,当地的政府看出来会创造有吸引力的旅游景点。最珍贵,历史性的建筑物与古迹修复好了,吃香的很。其中之一是黄龙古镇,在成都以南四十几公里。听随行的人说,这个地方如此美丽,以至于一些导演这儿拍电影了。剧组不在拍的时候,小街小巷游人如组了。人民公园和黄龙古镇一样美,环境很幽静得让人陷入沉思, 还有修复犹如新的锦里小吃街和宽窄巷子,这两个地方都充满了许多摊子卖各种各样的诱人美食。 我还没提到了成都最热捧的景点: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该地方体现成都市现代与传统文化的融合。成都因熊猫这个四川省的天然财富而出名, 对象就是这个野生的动物,不过技术竟然尖端,规模宏大 – 这地确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基地了。人民公园与文殊院 (一个著名的寺庙),虽然十分安静,有历史意义,但是左近竟然有世界级的购物中心,高楼林立,让客人意识到,成都虽然因自然与历史而吸引旅游,但是尽管如此这个城市一点都不老式,一点也不土。文化遗产和六街三市,成都什么都有。 ENGLISH Chengdu’s popularity seems to come from having a very close link with typical western culture. Even in Chengdu’s historic wide and narrow allies Starbucks still does not feel at all out of place. The young people of Chengdu have

Tagged with: , , ,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PVYJ8861 My First Impressions of Huixian, Gansu Province – Tom Kirkham: China, September 2017

我对甘肃省徽县的第一印象 来到中国之后,我先在北京培训了两个礼拜。一般人得知我的打算都感到很惊讶。甘肃,一个多么偏僻及贫穷的地方,你干嘛偏偏选择去那儿教英语呢!有的人,经过几分钟的对话之后,的确赞成我参加的这一个项目的目的,明白了我的动机。尽管如此,好多北京人对西部持有的印象,说白了是不正确的。 依我而言,徽县并不像他们所认为的那样贫穷落后,反而更加突出的是当地人的友好与诚意。徽县充满活力和激情,到处都是人在干活和玩耍。老师们(就是说我的同事) 路上常常会碰到他们认识的人,并且热情地打招呼。 在学校里,学生们活泼,积极。我们西方人习惯评价中国的教育制度只注重于对知识的记忆,以老师为中心的教学方法,大量的家庭作业。习惯认为老师们都很严格,不够和蔼,学生厌学。恰恰相反,学生看上去非常尊敬老师。还有,在中国的很多寄宿学校 (这一所不其中),老师还得承担父母的角色。许多老师觉得英语考试的书面方式不利于学生的口语和听力的提高 – 关于这一点他们一遍又一遍发牢骚! 徽县县的确城充满了活跃的气氛。有一点要明确:尤其很吸引我的地方,是商品的低价位,特别是外面的摊位,很多而且商品的价格也很低。在徽县有许多老百姓摆放的摊位,比较简朴,他们的收入当然也不是很高。虽然如此,但这仍然是他们谋生的一种方式。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据各方面记述越来越高。 ENGLISH: After arriving in China, I initially spent two weeks training in Beijing. My plan for the year surprised people. Why choose poor, remote Gansu to teach English, of all places? After a few minutes of conversation some people came to

Tagged with: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Make a donation
Story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