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 the Bund in Shanghai with other volunteer teachers from our group (fourth from the right is me) Fashionable Shanghai: Tom Kirkham – China, February 2018

时髦的上海 在外滩上视着浦东的高楼林立令你感觉你好像不在中国了。在一方面,这是一个十分现代化的城市。摩天大楼四处都有,其规模大得让人惊叹不已,眼花缭乱。这便是中国最近飞速发展的产物。不过,还有一部分追溯到殖民地时期的古老建筑作为历史的证明。这一群欧洲风格的建筑高度低,表面上用石头替玻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远离外滩,在上海其他地区,外国与本地文化之间的对比一样显明。这个城市由许多高速穿过,多数本地人住在20多层的公寓,但在法国人居住区,上海很多的超级富豪当中,最常见的住所和一个公寓泾渭分明。在这里,法式的小房子好像仍旧是最盛行的一种住宅。该房子全部都有自己小的花园,在中国的城市里面这是从未见过的。再者,街道上似乎也能看到法国文化的影响:中国当地的面馆和餐馆这边很少,但你却反复会碰到咖啡店。可爱的小点有的是,不过,这毕竟是上海,这座繁荣之城有巨大的一切,而咖啡店也不意外。在南京西路的环岛上,有世界最大的星巴克咖啡。这个圆形建筑的样子别具一格,里面的墙上都是棕色的压花铜板。游客可以看着人工(其中的外国人也不少)用奇特的机器来做咖啡。要牢记一点:上海这个地方的老百姓早上一般可不和咖啡,上海人却最爱喝一碗两八宝粥或豆浆。一碗的价格最高是5块钱,谁要一杯这个洋气时尚的咖啡则很可能要付30多块钱。在我心目中,这个例子概括上海:这早就是一个兴旺与极其开放的城市,今天也是如此。怪不得这个文章的内容都是法式的房子与西方的名牌。 ENGLISH: Gazing out at the skyscrapers of the Bund you feel you are no longer in China. On the one hand, this is indeed a very modern city. There are skyscrapers everywhere whose scale will leave you speechless. These, of course, are there thanks to China’s very fast

Tagged with: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Me standing in front of one of many parts of the Stone Forest Travelling in Yunnan: Tom Kirham, China – January 2018

在云南旅游 上周,我到中国西南的云南省去了,过了五天。我从我所工作的徽县到成都坐了火车,然后转到了开往昆明的车。来到昆明,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个城市的独特气息。昆明一点都没有成都那么时尚,该城市的高楼较少,建筑没有成都的那么壮观,相反,昆明的楼房像有复古的元素。再说,有些楼房涂成亮黄色,其他浅色,虽然这样的楼房诚然不很多,这还使我想起那种英国人当中最流行的旅游地,就是南欧暖和的小镇。怪不得 – 昆明一如既往以其四季如春的气候而闻名。 离昆明以西南120公里有一带令人惊叹,美丽如画的风景,这就是名副其实的石林。这边四处都是高大的石芽,奇形怪状,鬼斧神工。你一进入这个像迷宫的石林,你被石头围住了,在有些地方你只能通过一个窄窄的缝隙看到太阳。 昆明的自然风光当中,不仅仅有石林,还有一些山。站在山顶你可以欣赏全城市的景色,美观的寺庙,迷信的人还可以去摸摸龙门,给自己带来好运。不过,这里最引人注目的特征不是风光,而是景点前面和后面之间的对比。为了到达此景点,我坐了昆明挺现代化的地铁,从终点站出来之后,我被一个阿姨骚扰了,她想供一辆车给我带到景点的进口。和地铁相反,这种客运一点也不正式,所以我谢绝了,便开始跟着她走路。过了几分钟,我还离进口够远了,我就只得踏上别人的车。这是很便宜的面包车,破烂不堪。路边的村庄同样脏乱。山上还有好几个老年的农民,摆了一个可怜的摊子,为了挣一点钱蹉跎了晚年。出来景点之后,我们就发现了,我们过来的那边是山的后面,前面的入口更是一个像样的景点,设计得很不错,游人可以从地铁站坐电动车与专门观光大客车到进口来。这种区别到处都能看到:许多景点咋看好像是挺发达,但这常常给人造成错觉,因为后面的小镇看得出只有一半是发达,周边的居民经济似乎差很多。 这座山的景色为何是这么漂亮,是因为下面有湖。英国人往往认为海边是理所当然的,但在中国,参观一片海却是大事。这里海滩是没有的,但码头是有的。此码头满了人,大家都在湖边玩得很开心,观鸟。不过在我心目中,好多人的行为不雅观。人人在路边买了一包饲料,马上就开始给海鸥吃几口。游人为此都被海鸥这些可恼之物所围住,旁边的观光船都沾了鸟屎。这个一点不好看,无论怎样,人人继续把食扔出来,吸引海鸥。 ENGLISH: Last week, I went and spent five days in Yunnan Province in southwest China. I took the train from Huixian, where I work, to Chengdu, and then changed to a train bound for Kunming. When I got a Kunming, I quickly noticed

Tagged with: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The new mosque in Huixian hiding behind the trees 回民 – 徽县的穆斯林 The Hui – Huixian’s Muslims: Tom Kirkham, China – December 2017

中国的多数民族是汉族,该民族占中国人口的百分之92。汉族是以汉朝 —这个繁荣兴旺的时代的名字命名的。中国的国语,“汉语”还得名于这一族。不过,除了汉族以外,中国还作为各个少数民族的老家,根据政府一共有56个。最大的少数民族之一就是回民,其全国人口在2000年一共为981.68万,自那以来,人口肯定还提高了。回民信仰伊斯兰教,他们却没有自己的语言。除了宁夏回族自治区以外,甘肃,我所在的这个位于西部的省份,是回民人口最高的省份。因此,徽县的回民自然也挺多。 China’s majority ethnicity is the Han, which makes up 92% of the national population. The Han are named after a prosperous era in Chinese history, the Han Dynasty, and also give their name to the China’s national language, known as ‘Han Yu.’ However, aside from the Han, China

Tagged with: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English Corner at Number 4 Middle School Tom Kirkham: Going to school in Gansu – impressions of Chinese Education – China, November 2017

在甘肃省上学 – 我对中国教育的印象   “音标你可不会啊! 那你们英国人怎么学会生词的发音呢?” You don’t know the IPA? Then how do British people learn to pronounce new words? 我们在从兰州到徽县的路上,老师们问我这个问题了。中国的教育里面,人人都习惯于使用音标这个发音的系统性教学方法,中国人实际上把它看作不可或缺的教具了,难以相信还有其他的办法。在我眼中,这个例子总结这儿的典型教法,即特别重视写作和语法,以教科书为本。这样做各有利弊。 On the way from Lanzhou to Huixian, I was asked this question by a teacher. Everyone involved in education in China uses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as a

Tagged with: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At a small and picturesque river in Huanglong, far from the busy town centre Travelling in Chengdu: Tom Kirkham, China – October 2017

在成都旅游 成都的声望看得出来源于一个与典型西方文化非常密切的结合。连在成都古代的宽窄巷子星巴克也毫不不合适了。成都年轻人的时尚品味很另类, 有的人肯定会觉得,这种风格有伤大雅。宾馆还具有不一样的气息,就是说,到处没有红色和金这些标志性的颜色,反而房屋装修风格重视天然的材料比如木头与混凝土等。同样,最流行的汽车品牌也反映这个潮流:欧洲的大众和雪铁龙汽车在这儿看上去畅销,而在中国别的地方受了热烈的欢迎的美式大休旅车这儿少一点。成都还有一个跟这个现象有关的特征:好多市民都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外语的话,成都毫无疑问一枝独秀。 成都大抵说来变成一个摩登时尚的城市。再者,当地的政府看出来会创造有吸引力的旅游景点。最珍贵,历史性的建筑物与古迹修复好了,吃香的很。其中之一是黄龙古镇,在成都以南四十几公里。听随行的人说,这个地方如此美丽,以至于一些导演这儿拍电影了。剧组不在拍的时候,小街小巷游人如组了。人民公园和黄龙古镇一样美,环境很幽静得让人陷入沉思, 还有修复犹如新的锦里小吃街和宽窄巷子,这两个地方都充满了许多摊子卖各种各样的诱人美食。 我还没提到了成都最热捧的景点: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该地方体现成都市现代与传统文化的融合。成都因熊猫这个四川省的天然财富而出名, 对象就是这个野生的动物,不过技术竟然尖端,规模宏大 – 这地确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基地了。人民公园与文殊院 (一个著名的寺庙),虽然十分安静,有历史意义,但是左近竟然有世界级的购物中心,高楼林立,让客人意识到,成都虽然因自然与历史而吸引旅游,但是尽管如此这个城市一点都不老式,一点也不土。文化遗产和六街三市,成都什么都有。 ENGLISH Chengdu’s popularity seems to come from having a very close link with typical western culture. Even in Chengdu’s historic wide and narrow allies Starbucks still does not feel at all out of place. The young people of Chengdu have

Tagged with: , , ,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PVYJ8861 My First Impressions of Huixian, Gansu Province – Tom Kirkham: China, September 2017

我对甘肃省徽县的第一印象 来到中国之后,我先在北京培训了两个礼拜。一般人得知我的打算都感到很惊讶。甘肃,一个多么偏僻及贫穷的地方,你干嘛偏偏选择去那儿教英语呢!有的人,经过几分钟的对话之后,的确赞成我参加的这一个项目的目的,明白了我的动机。尽管如此,好多北京人对西部持有的印象,说白了是不正确的。 依我而言,徽县并不像他们所认为的那样贫穷落后,反而更加突出的是当地人的友好与诚意。徽县充满活力和激情,到处都是人在干活和玩耍。老师们(就是说我的同事) 路上常常会碰到他们认识的人,并且热情地打招呼。 在学校里,学生们活泼,积极。我们西方人习惯评价中国的教育制度只注重于对知识的记忆,以老师为中心的教学方法,大量的家庭作业。习惯认为老师们都很严格,不够和蔼,学生厌学。恰恰相反,学生看上去非常尊敬老师。还有,在中国的很多寄宿学校 (这一所不其中),老师还得承担父母的角色。许多老师觉得英语考试的书面方式不利于学生的口语和听力的提高 – 关于这一点他们一遍又一遍发牢骚! 徽县县的确城充满了活跃的气氛。有一点要明确:尤其很吸引我的地方,是商品的低价位,特别是外面的摊位,很多而且商品的价格也很低。在徽县有许多老百姓摆放的摊位,比较简朴,他们的收入当然也不是很高。虽然如此,但这仍然是他们谋生的一种方式。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据各方面记述越来越高。 ENGLISH: After arriving in China, I initially spent two weeks training in Beijing. My plan for the year surprised people. Why choose poor, remote Gansu to teach English, of all places? After a few minutes of conversation some people came to

Tagged with: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Make a donation
Story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