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2016-11-09-at-11.18.04 换换口味 – For a change: Charlotte McGarry, China – November 2016

我们班大部分都留学在中国最有名的大学,北大。顾名思义北大真是很大, 一共3万多学生。自然,这么大的大学肯定有各种各样的课外活动,从运动社会到经济社会,艺术会到政治会要参加什么都可以参加。在剑桥,我的时间一直安排得很紧凑,所以我没什么时间来试一试我要做的事情。事实上剑桥大学学生的时间只足够来参加多则两种少则一种课外活动 。我选择的就是划船,我们队每天训练至少一次。但在中国我想要换换口味,开是有些我以前一直有兴趣但没有机会做的活动。第一个是跳舞。北大有八多个舞蹈队,包括各种各样的舞。上了几节课后,hiphop队长说我可以入队 -高兴的不得了。Hiphop队跳的很棒,每个学期参加不少全国比赛。现在我一定是队里跳得最差的队员,但是我希望随着努力地练习而进步!我们每个星期在北大最大的体育馆,北京大学体育馆,锻炼3次。 说个题外话, 该楼蛮有名的 - 2008年北京奥运会乒乓球比赛就在这里发生了! ENGLISH: Most of our class is spending their year abroad at Peking University, China’s most famous university.  As the name suggest, Peking University is big ( in Chinese 北大 means Peking University and 大 means big), with over 30,000 students. Naturally, a

Tagged with: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May - Sam Franklin Samuel Franklin, China – May 2015

上个星期,我在咖啡馆里等我的学生的时候,坐在我斜对面的人居然向我介绍了自己。我以为这个外地人有四十多岁左右,而且基于他穿的名牌服装我觉得他也是比较有钱的人。他最初用英文对我说话,后来我们一意识到我们都会日语,我们就转到了日语。最初我们的对话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但我之所以提这件事是因为他对汉字和宗教关系的想法给我留下了印象。他问我几个问题:你知不知道“禁”这个字的来源,“船”呢?还有“乱”。我告诉他我完全不知道。我的无知使他开心,接着他解释说这些汉字和圣经的故事有密切关系。比如,他声称“禁”的林字头来自创世纪亚当和夏娃的故事。为了解释“船”和“乱”这两个字,他指出了诺亚方丹和巴别塔故事的一些细节。虽然他的理论很有意思,也让我反思我在北大学习的古代汉语,但他的想法有一些明显的问题。特别是年表和地里的问题。宗教和中文什么时候接触,在哪儿?那时已经存不存在上面的汉字?不出所料,他后来透露他是个耶和华见证人。我们聊了半个小时,谈话很愉快。 我跟四个朋友一起去了桂林和阳朔,旅行了一个星期。我们坐19个小时硬卧的火车去了桂林。没想到这列火车挺舒服的,但回北京时我们决定坐三个小时的飞机回来更方便。桂林和阳朔都非常美丽,尤其是阳朔的月亮山和介于两个城市的丽江。后者有二十块纸币上描绘的风景。我还参加了一个烹饪课程(我跟四个女生旅游了),学习了怎么做各种地道美味的阳朔风菜—我已经给妈妈有关的食谱了。的确,对我来说阳朔的特点就是其多种食品。我强烈推荐你尝那里的啤酒鱼和铁管鸡。 上周北大举办了第一场汉语大赛,所有班要参加表演。我门唱的两首歌—加说唱的茉莉花和随它吧—都受欢迎。最后,即使我们大多数的人都唱得真差,我们还得到了最佳演唱奖。 位于北京的英国大使馆举办了英国大选的现场活动。由于时差,我有机会参观大使馆看选举结果的直播。那时很热闹的气氛,以及好吃的香肠卷和红茶让我想家乡。   ENGLISH TRANSLATION: Last week, as I was waiting for my English student to turn up in our usual café spot, the man sitting diagonally opposite me suddenly introduced himself. I thought he looked about 40 years old and based on his designer clothes I assumed

Tagged with: , , , ,
Posted in Monthly Reports
Make a donation
Story Categories